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学 >

洮河在岷州大地曲折流过-

时间:2021-04-05来源:有声文学网

    洮河发源于青海省河南蒙古族自治县西倾山,曲折东流过碌曲、临潭,自卓尼县城南进入岷县西寨镇,自西向东绕过岷县城,在城郊龙王台发生转折,由维新镇流出岷州大地,出九甸峡与海奠峡后,穿临洮盆地,于永靖县注入刘家峡水库。李广平、郑文艺、高云(回族)等青年们扛着一面团县委提供的红旗,徒步考察洮河源头,还见到了甘南诗人、作家李城,那是上世纪80年代岷县的一条惹人关注却不被媒体报道的新闻。至今,李广平还保存着当年考察洮河时沿途写下的零星日记,尚未整理好呢!
    由甘南州洮河在岷州大地上,其实是围绕岷山蜿蜒流淌的。洮河在岷县境内的长度为83.5千米,流域面积为2177.3平方千米。每年冬季来临,洮河水面会飘浮洮水流珠。岷县文化局编印的《岷州文化揽胜》收入了关于“洮水流珠”的传说:“相传尧舜时期,洪水泛滥,舜命大禹治水,历经艰难险阻,不能成功。玉皇大帝的女儿怜悯苍生受苦,趁玉皇大帝遨游昆仑的时候,偷盗了玉皇大帝召神遣将的“黑玉”,帮助大禹治水成功。此事被一位天神发现,玉皇大帝派天兵天将捉拿女儿。善良的公主在洮河边上痛哭了一场,投河自尽。她的眼泪化作千万颗珍珠,出现了‘洮水流珠’的奇观。现今岷县城东香坊崖有珍珠圣母庙,据说就是祭祀玉皇大帝的公主而修建的。”洮水流珠被列入岷州八景,洮州八景和洮阳八景中都有它。对洮水流珠的科学解释是:洮河流经的地方落差大,撞离礁石的浪花遇上严寒的冷空气,立即凝结成晶莹的冰珠,随波逐流,因为和水面温度一致,轻易不会融化。岷县方言里,称呼洮水流珠为麻浮。有人用麻浮裹上白面,下进沸腾的铁锅里,烩上蔬菜、豆腐,再调上佐料,就成了中间空虚的麻食。可惜,我没有享受如此厨艺的饭菜。
    茶埠山那树扎遗址、梅川西坝遗址、中寨葩地坪遗址、维新卓坪遗址和维新与临潭之间的齐家文化墓葬的发掘,有力地证明:早在新石器时代,岷县境内就有人类居住,我见过一些文化人的古董架上摆放的彩陶,据主人说出土于山那树扎晚上抽搐是怎么回事遗址。
    战国时期,秦国在今岷县境内设置了临洮县,取濒临洮河之意。西魏魏文帝大统十年(544年)“始置岷州,因北有岷山,故以为名。”(《太平寰宇记》)古临洮城及岷州城都以洮河为护城河,明代岷州城及辛亥革命后的岷县城都坐落在洮河与叠藏河的交汇地带,城郊农民种植的蔬菜,保证了小城官员及居民的生活需要。洮河东岸的梅川镇建有梅城,房屋款式与明代营建的岷州城民居相似,旧城街道至今还在使用,虽然冷清了些。梅城也有城隍庙。洮河西岸的西江镇峨路村附近,有一座古城堡,当地人叫做红城,我于上世纪80年代末光临时,仅剩下一堵高大的城墙,红城废墟上的村庄还叫红城,隶属于峨路村。直到现在,我都不晓得红城究竟建于宋代还是明代。维新乡元山坪靠近临潭县和卓尼县,有鸡叫一声三县鸣的说法。北宋熙宁六年(1073年),王韶带兵收复了吐蕃人占领的洮州、河州、岷州等大片土地,营建了一座铁城(冠名铁城,我想是因为筑城墙时浇灌了铁液,取其坚固之意),一面是洮河,三面是悬崖上修筑的堡墙。后被吐蕃首领鬼章王占据长达11年。狡猾多端的鬼章王还是被北宋将领种谊俘获。明朝初年,岷州政府在铁城遗址上修建了元山堡,堡内也建有城隍庙,别称元山高庙。2011年10月底,我随所谓的岷州作家采风团第一次登上了元山堡遗址,仅剩下削成烽火墩形状的城墙,附近有一个插旗杆用的大石块,大约有50公斤那么重。元山堡内的建筑物毁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视野开阔的废墟,先被人民公社开垦为“百亩良田”,现在是坪上村的责任田。走在窄窄的田埂上,偶尔能发现碎砖瓦砾,这些都是元山堡存在的历史见证。
    被洮河水滋润得皮色好分量足的当归,是岷县当归中的精品。20世纪80年代以前,岷县的当归贸易由药材公司垄断,我在那里交售过当归。恢复集市贸易后,政府营建了西郊商场,不光销售当归,也销售其它药材。现在,政府又在城郊洮珠村外面的洮河南岸上修建了一座占地面积很大的“中国当归城”。
    洮河在淮安权威癫痫专科医院岷县境内的流程是蜿蜒曲折的,也是抒情的。洮河流经的古临潭和岷州,孕育了民间艺术的奇葩——洮岷花儿。从西寨至城郊龙王台这一段的洮河两岸,基本流行阿欧怜儿,形成了西寨镇大庙滩花儿会、十里镇大沟寨花儿会和二郎山花儿会,涌现出刘国成、刘尕文、满树巧等洮岷花儿南路派花儿歌手;从茶埠至维新乡这一段的洮河两岸,流行着于临潭县风格一样的两莲儿,也叫花儿,形成了茶埠将台花儿会、梅川高庙花儿会、西江古城花儿会、中寨牧场滩花儿会和维新元山高庙花儿会,涌现出洮岷花儿北路派代表歌手姜照娃等。“哥哥送我洮河水,手扶船帮落了泪;越看马儿越远了,眼泪花花飘满了”就是一首与洮河有关的情歌。
    古代水上交通十分发达。在没有近代化桥梁之前,岷县人以牛皮亮子和扯船作为交通运输工具。我没坐过它们,只是从老人们的口头交谈中听到危险性。我开始近距离接触洮河,是1983年以后。我就读的岷县师范学校,坐落在洮河北岸、岷山脚下。那几年,我见过洮河上放木排的情景。那些木头来自洮河上游的卓尼县,通过洮河这一运输渠道,至少要在兰州停靠一下吧。他们选择河面宽阔平坦的地方,停下排子,在岸上捡起三个大石头支锅做饭,木柴是从林场带来的,他们的伙食里有肉,酒瓶碰着酒瓶,吃饱喝足了才肯动身。木排走到梅川西坝滩的时候,据目击者描述,排子手们将铺盖和生活用具扔到岸上,动用斧头取下铁匠打制的马簧,让那些木头们先走一步,水手们背着行李沿河快步行走。下面就是一座古桥,洮水在其地下形成壮观的瀑布。那些散兵游勇的木头,被浪花飞溅的激流冲进深不可测的潭窝里,好久才能浮出来,于水流平缓处被水手们收拢在一起,重新钉上马簧,绑上绳索,继续前进。我无缘听到他们吆喝的水手号子,也没有碰到类似列宾描绘的纤夫。自从贯彻落实封山育林政策以后,再也看不到惊险壮观的木排了。当时在岷县师范任教后来成为甘肃诗人的史卫东,一定被洮河放排的景象激发了灵感,他的短诗《排子客在熠熠发光的河上》,收入诗集《浪迹在你的地层上》:“排子客从因为失去同伴/而号泣不止的山林里走出来”,“看晕眩的山东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天空/从高岸上掉下来”,“排子客的歌里满是/田野  村庄  女人及其它一切可望不可及的事情……”洮河上的第一座桥梁,叫做野狐桥,位于今岷县西寨镇内,据岷县已故学者尹正祥考证,“始建于明代初期”。那里的洮河河床狭窄,根据本地民间传说,从东山脚下火烧沟逃生的狐狸精从这里跳过洮河,进入洮州。岷县第一座洮河大桥是县城北郊的北门大桥,1972年开工,1974年竣工。工程承包人涉嫌贪污公款被判处死刑。记得执行那天,我和几个童年伙伴跑进20多华里的县城去当看客,既没有看到刑场,也没有看到新修的北门桥。差不多过又了10载,我考进师范学校,正式走上了那座现代化的钢筋水泥桥梁。现在的北门大桥是2003年重修的,栏杆上安装了比较豪华的路灯,为夜间车辆和行人提供了方便。我还走过架设在洮河上的清水铁索桥、岷山跌马桥、将台铁索桥、西江铁索桥和中寨扎马沟桥,走在那些下有滚滚洮河的铁索桥上,就想起了撤去木板的泸定桥,那十八个身背大刀一手拿机枪一手握着钢索匍匐前进的工农子弟兵,克服了不可想象的高难度,用鲜血和弥天大勇在长征史册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我不知道,红四方面军来到岷县后,是怎么渡过洮河的。
    野狐桥附近的洮河上,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建起了刘家浪水电站。岷县已故学者车世明整理了一篇有关火烧沟的传说,大意是说逃到洮州的狐狸精,投胎到一李姓人家,人人都叫她麻娘娘。有一天,麻娘娘被皇上爷征诏为贵妃,家人和邻居看到走出闺房的麻娘娘,一经化妆,变成了美丽端庄的贵妃娘娘。李贵妃赴京之前,命人将忘恩负义的刘亚元扔进站里村附近的洮河里,激起了巨大的水浪,便有了刘家浪这个具有神话色彩的地名。我记得二叔被当时的寺沟公社派到刘家浪当民工,轮到他休息一两天的时候,徒步行走了五六十里路程,将节省下来的包谷面馍馍带回家,让大家品尝。我念师范期间,由地理老师组织,乘学校班车参观了一回刘家浪水电站。现在,岷县境内的洮河上,又修建了古城电站、龙王台电站、清水电站、坎峰电站,为周围几个县市远距离输送具有干净环良性癫痫病如何治疗保特点的电力。
    洮河在岷县境内,不仅灌溉了两岸的农业,也带动了传统手工业的发展。清水镇的铸造业和维新乡的洮砚加工是两张受人欢迎的名片。据岷县有些学者考证,宋代的苏东坡、黄庭坚、米芾等书法家都收藏过洮砚。这么说,苏东坡那两篇洋洋洒洒的前后《赤壁赋》,该是蘸着洮砚里的浓墨写就的。师范毕业后,我被分配到西江小学任教。闲暇时去大路上散步,发现有人将鸡血红似的石头加工成酒盅、喝茶盅、碟子(放酒盅的),也有加工成健身球的。追问石头根源,是从洮河里捞的。有些人家,还把洮河流域的青石头加工成柱础石,挣了不少钱呢。近年来,社会上兴起了收藏奇石的热潮。我和诗友郑文艺结伴去洮河岸边捡石头,每次都有小小的收获,他捡到的多是洮河奇石,差不多摆满了院子和橱柜改装的古董架,我则爱捡红色的、黄色的洮河玉。笔者去回族学者丁仲明家参观了他收藏的洮河玉、玛瑙石和龟背石,个头都较大。洮河石头文化实在大有文章可作。近年来,县上还成立了观赏石协会,有50多位会员。
    来过岷县的一个文人,在小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说他没读到歌咏洮河的。的确如此,滋润了岷州大地这么多年的洮河,在我的一首诗简直是一笔带过:“岷山脚下的洮河/像他们即兴联成的诗句。”我深感愧疚。

    [作者简介] 潘硕珍,男,20世纪60年代生于甘肃岷县,系甘肃作家协会会员、甘肃杂文学会会员。发表的文字涉及诗歌、散文、评论、文史、民俗等。其散文发表于《甘肃日报》《甘肃经济日报》《民主协商报》《教师报》《中国青年》《天津文学》《甘肃文艺》《丝绸之路》《东京文学》《兰州文苑》《威海卫文学》《都市文萃》《消防月刊》《白银文学》《定西新青年》《通肯河》等报刊,有散文入选《浪漫的青春散文》和《温情的校园散文》,作品结集为《一粒乡土》《寻找落入年华的音符》《故土遗风》行世。

 

上一篇:紫丁香(第6章)-

下一篇:别让幸福错过了等待文学常识www.hlmsw.cn,奇迹私服下载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