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

清风穿过午夜的大街-

时间:2021-04-05来源:有声文学网

    夜是一张巨大的网,那些白日里喧嚣的轰鸣被吸进网的深处,于是,只剩下静谧。也许是太静谧的缘故,任何一点响声都显得格外清晰。
    大街上除了火锅店、酒店和娱乐城,大多数店铺已经打烊。路灯兀自寂寞地站在街边。偶尔驶过一辆车或者走过一个人,它们会迫不及待地抓住他。几个路灯从不同角度照过来,你突然发现身后拖着不至一条影子。无论你走得多快,它们都紧紧跟着你,让你不由得想要逃逸,想要隐藏起灵魂深处那道冰凉的伤痕;想起躲在角落里的那些阴森的眼睛,他们在你措手不防的时候会跑来咬你一口。是的,人不至一条影子,就像人在社会上不至担任一种角色一样。道貌岸然与纵情淫乐,热情奔放与沉静思索,口若悬河与沉默无语……似乎都是事物相反的两个方面,有时却奇怪地统一在一起。一个人留给别人的也许是一种形象,独处的时候又是另一种形象。那种能够永远慎独的人有多少呢?不同的影子究竟意味着什么?
    白天,很多匆忙的脚步在大街上走过,相互踩着影子,即使疼痛也来不及哭泣。午夜过滤了灯光,也过滤了影子,一切清晰可辨。最初看到不同的影子跟着你,你可能会惊慌失措。然而,当清风迎面扑来,浑身的燥气渐渐消遁以后,你会挪出时间来与影子对话。其实,影子是最忠实的朋友。若想交一位耿直的朋友,自己须先有一副古道热肠;若想交一位挺拔清峻的朋友,自己须先挺直腰杆走路;若想交一位智慧练达的朋友,自己须读书思考涵养智慧。
    白天,那些争先恐后赶路的车辆是不是已经到达终点站口?午夜的大街上很少有车。于是,那辆停放在政府门口的特大货车便格外引人注意。以前,我只在国道和大城市的三环外见过这种特大货车,车身是普通货车的二到三倍,前后有十个轮胎,通常是异地用来会抽搐的病有哪些运输小汽车的,这辆特大货车至少能运十辆小汽车。小城还没有汽车商行,这辆货车便像一只误入航道的船只搁浅在缺水的码头。
    午夜,大街是一头刚刚入眠的老牛,经过傍晚那段时间的反刍,终于把那些放着各种尾气的车辆和怀着不同心事、操着不同腔调说话的人消化掉了。穿街而过的清风清扫着大街的胃肠道,避免老牛消化不良,第二天继续耕耘。灯光投射到街道两旁的水泥墙壁上,那清冷的墙壁泛出些晕黄的暖意,仿佛一个个梦。是的,午夜是梦的世界,有人梦想官升一级,有人梦想生意兴隆,有人梦想与情人约会的情景,有人梦着心仪的人向自己投来关注的目光。当然,更多的人可能梦着与亲人团聚,孩子考上重点大学,下个月的工资能按时发放……蜷在中国农业银行墙角里酣睡的乞丐也在做梦吗?他梦见了什么?此时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置身野外,被花香与清香包围着,他的梦一定是轻松甜美的吗?穿过午夜大街的除了清风还有不同的声音。那些独自漫步的人尽量把脚步放得轻些再轻些。偶尔驶过一辆车,不用鸣号,车声立即随风而散。从大街上穿过,百度视听城里传出的歌声似乎是最响亮的,那声音掀起街面上的灰尘,一波一波地在灯光中荡漾。当然,如果你仔细听,只有一种声音持久而清亮,从大街两旁的小巷里挤进来,从高楼大厦的上方越过来,挡住你前行的脚步,这声音提醒你,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梦里。
    我寻着那持久而清亮的声音前行,过了一座桥,在一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声音的发源地。白天,这声音大概被各种吵嚷声淹没了,只有夜里,它才显得如此清晰。工地上,八幢高楼正在拔地而起,每一个脚手架上都有十几个头戴钢盔的民工正忙碌着,砌砖的、抹灰的、电焊的……他们什么时候做梦?他们将来能住进自己亲手建造的高楼大厦吗?
    午夜的清风是一个精灵,掀开记忆的一角,那些关于夜的记湖北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忆在瞬间簇拥而至,像躲藏在黑暗中的脚步一齐跑过来,踩痛了我的影子。我加快脚步想逃离他们。可我听见他们也加快脚步在追赶我。原以为记忆可以随着时间消失、寂灭。却不曾料到他们一直藏在角落里,专等着我从午夜的街上走过时一把逮住。无处逃遁时,记忆的闸门自动打开。
    多年以前,在午夜的草地上听一个人轻轻哼唱《天堂》,那声音水一样漫过原野,虽然不似腾格尔的原声雄浑辽远,却像一条汩汩而来的河,把我淹没。后来,买了腾格尔的原声专版,听过两遍,却找不出那夜的感觉。这磁带也不知被我丢在什么地方了。
    十多年前的一个午夜。我陷入了一场爱情灾难。爱情常常是灾难的源头。那夜,我在去与留,进与退的两难矛盾中无法入眠。午夜后,推开门,月光立即涌了进来,银白色的月光水波一样在房间里荡漾。我跟着月光走出门去。门前是一条水渠,水渠两边是包谷地,包谷的叶子在微风中沙沙做响。月光洒在水面上,水面泛着细碎的波纹。我寻着水流,漫步走向前方。起初只觉得夜的静谧,慢慢地,能听到庄稼地里虫子的微吟。田野里飘来的气息甜腻而潮湿。有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活着真好。生活中除了恋人还有很多人值得我去爱。伤害并不可怕,它使我的心渐渐坚韧起来。人生要做的事情太多,我不能轻易走向夜的深处和水的深处。在水渠边坐了一个多小时,我又重回房间睡觉,很快进入梦乡。第二天,我心情明朗,告诉了他我在夜里的行为,他大吃一惊,他说这里在解放前曾是刑场,晚上常常有厉鬼出没,白天偶尔也有响动,我是不是见到了什么,是不是感觉害怕了。我说,没有,我只是觉得月夜的景色好极了,如果不是月夜的行走使我清醒,或者我会离开他,或者我会离开这个世界。
    十年前,我独自一人去一所大城市里打拼。为了尽快站住脚跟,我在到达那座城市的第二天坐公交车到处乱转江苏癫痫病权威医院。第三天,去一所电脑培训班报了名。那时,电脑还是稀罕物品,我的家乡除了银行、电信部门使用外,很多人没摸过电脑。培训了不到十天,五笔打字还没有完全学会,我就在一家都市报社谋了一份采编的差事。采编部二十多名记者,只有五六台电脑。多数人和我一样是电脑盲,采访稿用笔书写。为了早一点在城市站稳脚跟,我常常强迫自己,挑战自我,超越自我。为了尽快学会打字、排版,我总是在别人下班时回到报社,坐到电脑前面,把用钢笔起草的稿子在电脑上敲出来。敲完时,往往到了晚上十时左右,才踩着清冷的光回住所。有时天太晚了就一直坐到天亮,一面练习打字,一面写些心情日记。累了,就躺在沙发上小寐一会儿。听到脚步叩击楼道的声音,立即起来用冷水洗一把脸,又开始一天的工作。
    冬天的一个夜晚,我写完稿子时已到午夜。回头,空旷的写字间只有影子给我做伴。我站起身来,从大厅的东头踱到西头,听见自己的脚步声,感觉有点异样。那段时间,我几乎以奔跑的速度在城市的楼宇之间穿行,耳朵里塞满了汽车的喇叭声,小商贩的叫卖声,临街店铺里的广告宣传声……几乎没有时间注意自己的脚步声。一个人听着自己的脚步声陷入沉思,有些匪夷所思。隔窗望出去,远处除了黑暗还是黑暗,那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那一刻,我不由得想家,想亲人。于是,推开窗,从十八层楼上向下望,地上灯火星星点点,三三两两的汽车泊在楼下,仿佛一只只小甲虫准备跑向各自的角落。我是谁?我为什么独自呆在这幢大楼里?像我这样勤勉踏实地工作,真的可以跻身城市人的行列吗……一连串问号涌入我的脑海。我决定出去看看。走出报社,进入电梯,我摁了12,一眨眼的功夫,电梯门大开,走出去,楼道空无一人,门紧锁着。一扇门上挂着某广告公司的招牌。第二次进入电梯,我摁了6。那一层是个房产公司的办工地点。当电梯在三楼打开时,一个男人差点儿跌进里面,他大概喝了酒,抓住扶手站定后,斜石家庄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睨着眼,问,不玩吗?他的身后,树着酒吧的招牌。我毫无表情地盯了他一眼,又关上电梯,下到一楼大厅。超市的灯仍然亮着,两个保安坐在门口的沙发上打瞌睡。这样转了一圈,我又乘电梯回到十八层楼上。人海茫茫,却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白天,窗台的那部热线电话响个不停,那晚却没有一次响起。看到电话,一种想倾诉的愿望自心底升腾而起。那时,我刚刚丢了手机,打电话常用路边的IC卡、或者IP卡。我插好IP卡,却不知拨谁的电话合适,想了很久,想起家乡一个熟人的电话,拨了一长串数字。当一个睡意��的声音从千里之外传过来时,我觉得自己像个幽灵。是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影子。我向他道声对不起,打扰了,立即挂断电话。他又反拨过来。他说,冬天家乡很冷,他的房子没有暖气,他拥着被子和我说话,他问我冷吗?生活适应吗?工作顺利吗?不知何时,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眸,我像个学生似的回答完毕,道了声晚安,挂断了电话。经过这番折腾,我感到灵魂又回到了体内。重新坐回电脑前,思路也畅通了许多。十年了,他也许早已忘记了那个午夜打电话惊醒他的人。我也把这一幕沉到记忆的底部,不曾想,这午夜的清风竟然翻动了那些尘封的记忆。往事如昨,让我再次心生感恩之情。
    远处,一声长长的汽笛声提醒我,赶路的车已经出发了。此时晨曦微熹。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人的记忆里除了自我,应该有很多更美好的事物。记住那些影响过自己生命的人,忘记那些伤害过自己心灵的人,才会活得轻松一些。我拿出《圣经》放到枕边,安然入睡。

    张惠灵,笔名石凌,行走边缘,关注底层,文字清新素洁,文笔简约犀利,在《当代小说》《芳草》《教育艺术》《平凉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五十余篇,出版散文随笔集《且行且吟》

上一篇:甘肃旅游 第二章 兰州旅游 (6) 顾客不是上帝-

下一篇:暑期高中语文经典美文推荐之三-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