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学 >

套牢博士公务员:剩女逼婚也疯狂,南京一起离婚诉讼案带给大龄未法制

时间:2021-07-09来源:有声文学网

 30岁的白领“剩女”杨芬认定“优质男”张凯是结婚的不二人选。在“恨嫁”心理驱使下,她设局和对方“生米煮成熟饭”,怀孕逼婚,杨凯却认为自己受到欺骗,愤而拒绝。僵持中,杨芬怀胎十月,将孩子生了下来,并借孩子进一步施压,最终迫使杨凯极不情愿地和她领了结婚证。然而,杨芬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幸福吗?这桩“捆绑婚姻”将走向何方?

  上篇:“剩女”愁嫁设局求爱志在必得

  杨芬今年30岁,2004年从南京某名牌大学毕业后,曾到新西兰留学3年,攻读金融专业,学成后又回到南京打拼,目前是南京江宁区一家外资公司的高管。杨芬长相不错,气质上佳,身边曾有许多追求者。可她眼光颇高,谁都看不上。成为公司高管后,她的择偶标准水涨船高,决心非公务员或商界成功人士不嫁,如此一来,要选定意中人更难了。

  2009年,年近30的杨芬成了地道的“剩女”。父母为她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杨芬自己也着急,却不愿降低择偶标准。2009年3月,杨芬经人介绍结识了张凯,终于看到了爱情的曙光。

  时年36岁的张凯在南京一家省级机关工作。因为自身条件优秀,张凯择偶时也挑花了眼,所以直到如今仍过着单身生活。两人初次见面后,杨芬一眼就相中了张凯,因为他不但人长得帅,还有博士学历,工作体面,前程无忧。几次接触下来,杨芬对张凯的感觉越来越好,可张凯却始终犹豫着没向杨芬表白——他觉得两人的性格差异较大,打算再考察她一段时间。

  见张凯不急于确定两人的关系,杨芬有点耐不住性子了。她向闺蜜倾诉自己的烦恼,闺蜜叮嘱她说:“你年龄不小了,这么优秀的男人,一定要把握住!你要学会温柔、体贴、关爱,要敢于发起攻势……”杨芬深受启发。从此,她开始以细节来打动张凯,时常发信息对他嘘寒问暖,时常登门看望,并给他带去好吃的……果然,杨芬的温柔攻势让张凯对她的好感增加,只是在确定双方的关系上,张凯依然不松口,这让杨芬心急如焚。一番苦苦思索后,她终于想到了办法——“将生米煮成熟饭”,牢牢套住张凯!

  这年4月中旬,例假过后,杨芬开始计算排卵期。万事俱备后,一天晚上,打扮得美丽性感的杨芬又到张凯家送吃的。说话间,她有意无意地向张凯身边靠,并用眼神频频示意。张凯极力克制,但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诱惑……

  在上床前,张凯提出要用安全套,但杨芬称自己正在安全期内,不需要用。于是,张凯将顾虑抛到脑后,两人紧紧相拥,倒在床上……

  从那以后,张凯对杨芬的态度热烈了许随州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多。然而就在张凯准备明确两人关系的时候,杨芬报来的一条“喜讯”吓了他一跳。那是5月底的一天下午,杨芬发信息告知张凯:“我好像怀孕了,怎么办?你看我们都不小了,要不干脆去登记吧!”“什么?你不是说安全期吗?怎么会怀孕?”

  见张凯不相信,杨芬便去医院做了检查,确定自己已经怀孕。看到检验报告后,张凯愣了半天,随即劝说杨芬:“我完全没有思想准备,这孩子不能要。”杨芬当即反对道:“孩子是我们爱的结晶,你我年龄都这么大了,留着孩子马上登记结婚不是很好吗?”

  张凯说得口干舌燥,可就是说服不了杨芬。看着杨芬“急吼吼”想要结婚的样子,再联想到此前的交往中,她总是显得很主动,张凯陡然意识到,杨芬怀孕很可能是故意为之——她当时口口声声说在安全期内,但为什么还是怀孕了?就算是意外,她又为何坚决不肯处理掉孩子?张凯越想越觉得这是杨芬设计好的圈套,目的就是要套牢自己!

  他强压怒火,又连续几天找杨芬谈判,杨芬仍不肯松口。张凯忍无可忍,直指杨芬是在算计自己,双方发生了自交往以来的首次争吵,然后不欢而散。

  就在张凯一筹莫展之际,杨芬托朋友找到张凯做工作,称“杨芬是个出众的女孩,既然她现在怀孕了,不如和她结婚,一切问题皆可迎刃而解。”听罢此言,张凯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对杨芬的心计多了几分厌恶。他发誓要和杨芬分手,但当务之急是要解决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于是,张凯耐住性子,苦口婆心地劝说杨芬:“我没有戒烟戒酒,没有做任何准备,无法保证这孩子的健康。再说,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发展到马上要孩子的程度……”张凯话没说完,杨芬就火了,“你不用再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既不想要孩子,又要抛弃我!告诉你吧,不登记结婚,你休想我打掉孩子!”话不投机,两人又大吵了一场。杨芬一怒之下,威胁张凯说:“这事你不处理好,我就找你们厅长讨说法!”

  张凯后悔万分,没想到一次冲动下的失防,竟惹来如此麻烦!他对杨芬越来越厌恶,一次争吵过程中,还忍不住对她动了粗。事后,他更是以头撞墙自虐,欲以此举改变杨芬的主张,但受了委屈的杨芬仍不改初衷。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杨芬也担心好事不保。她每天都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因此进进退退,弄得张凯无所适从。7月下旬的一天,经张凯百般苦劝,她答应次日到省妇幼医院妇产科做中止妊娠手术,张凯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次日上午,他陪杨芬来到医院,帮她办好一切手续后,站在走廊的一端目送她走进了手术室。

 癫痫哪里治疗好呢 张凯在医院苦等了两个多小时,香烟抽了一支又一支,可就是不见杨芬从手术室出来。他硬着头皮给杨芬打电话,岂知杨芬竟说:“我早就回家了!”张凯问:“手术顺利吗?”杨芬没好气地回答:“我没做手术,我害怕!”张凯一听,气得差点要晕倒!原来,杨芬进了手术室后没待几分钟就退了出来,并从手术室的一侧径直下了楼,那时,张凯正如释重负般地在楼下抽着烟……

  见张凯愤怒得要命,杨芬又想出一招。这年9月11日,她给张凯写了一份《保证书》,大意是她自己坚持要生下孩子,以后无论如何都不会借此纠缠张凯。可张凯知道,这种《保证书》根本没有任何法律效力,而杨芬的目的就是生下孩子逼自己就范。张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几个月下来,他硬是瘦了十几斤。可是,除了继续找杨芬谈判,他别无他法。11月,他请当初的介绍人找杨芬做工作,并承诺一次性支付巨额补偿,杨芬这才答应去医院打掉孩子。然而,就在张凯办完一切手续后,杨芬又一次食言——她的理由是孩子已经7个月了,引产太冒险。在张凯几近发狂的时候,她又再次重申,不登记结婚绝不处理孩子!

  下篇:生子逼婚“捆绑”夫妻出路何在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双方的对立已经公开化,只是杨芬仍抱有幻想,并对张凯软硬兼施般求和:“我哪一点配不上你?我这么爱你,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想嫁给你,这个要求过分吗?”但任凭杨芬如何告白,张凯就是铁了心不肯被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挟。

  杨芬不断地向张凯施压,张凯也不断地反抗,双方的矛盾几近白热化。一次,两人刚见面就发生激烈争吵,杨芬差点挺着大肚子和张凯打起来。此次冲突过后,两人很长时间没有再见面,却把“战场”搬到了手机上,各自通过短信对对方展开恶毒的攻击、辱骂、威胁,以此发泄内心的愤怒。通过手机短信,张凯直斥杨芬是“下三烂”、不要脸的低素质女人,而杨芬则骂他是“公务员队伍中的流氓,以谈对象为由玩弄女孩,自作孽不可活”……

  事已至此,杨芬知道她和张凯走到一起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如果说,此前,她对爱情和婚姻还有一份幻想的话,那么现在则全部演变成恨,以及骨子里一股强烈不服输的较劲!而张凯也清楚,辱骂、发泄不能解决实质性问题。因为杨芬一直威胁他要“找领导”,走投无路之下,他只好放下面子,主动向分管副厅长报告了自己与杨芬的恋爱纠葛。副厅长震惊之余,叮嘱他一定要慎重处理此事。

  2010年1月15日,杨芬历经非同寻常的十月怀胎产下一子。亲眼看到儿子的那一刻,杨芬流泪了,这泪水里除了喜悦,更多的是难言的酸楚。张4岁小孩癫痫脾气大怎么办凯在办公室收到短信,得知自己当上父亲的“喜讯”后,当即躲进洗手间大哭一场,他捶着头喃喃自语:“这个疯狂的女人究竟要干什么呀!……”

张凯没有去探望杨芬和初生的儿子,但几天后,杨芬就打电话来,向他索要生子费用和儿子的抚养费。作为法学博士,张凯自然清楚,孩子一旦出生,自己就不能逃避责任。于是,在儿子降生后的第五天,他打给杨芬23000元;不久,他又给了12000元。一些朋友得知情况后,劝他豁达一些,和杨芬结婚算了。但张凯考虑到两人因爱生恨,感情已消耗殆尽,断然拒绝了。

  两次支付抚养费后,张凯并没有清静多久。儿子刚满月,杨芬就又发起新一轮攻势——这次,她不是为了钱,而是要为儿子向张凯讨要名分!

  杨芬软硬兼施,逼张凯和她办理结婚登记,并称领完证、给儿子上完户口后,她就主动与张凯离婚。张凯被纠缠得没有退路,只好以怀疑孩子非亲生为由加以回绝。岂料如此一来,杨芬的底气更足了,“我们一起带孩子去做亲子鉴定,如果儿子不是你的,我绝不纠缠你!”

  2010年3月中旬,张凯和杨芬带着孩子来到位于上海的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办理了鉴定手续,并当场采了血样。两周后,鉴定报告出炉,张凯确系杨芬所生之子的生物学父亲。目睹这份权威结论,杨芬笑了,而张凯却一言不发。

  张凯明白,儿子是无辜的,也的确需要一个合法身份。基于这种考虑,加上杨芬“为儿子上完户口即主动离婚”的承诺,5月19日,张凯违心地与杨芬到鼓楼区民政局登记结婚了。拿到“红本本”的那一刻,杨芬显得有些兴奋,而张凯却丝毫没有喜悦的表情。杨芬见状,劝他说:“我们有了那么可爱的儿子,现在又是合法夫妻了,你应该高兴才是……”“好了好了,我不想听这些!你抓紧为儿子上户口,上完户口就兑现承诺吧!”张凯表明态度后,当即与杨芬分道扬镳各回各家了。

  结婚本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喜事,可张凯领证的那天晚上,却是在悔恨、纠结的泪水中度过的。而与此同时,杨芬也经历着心灵的折磨,她原本以为张凯看在儿子的分上,会接受和自己结婚的事实,但目睹张凯那种极不情愿的表情和随时想逃避的行为后,她才知道自己错了。

  可是,杨芬是个倔强的女子,她注定不会就此服输。办完结婚登记后,她再也不提协议离婚的事。张凯催她兑现诺言,她却反问:“现在我还在哺乳期,怎么离婚?我和你结婚难道就是为了再拿一个离婚证?”杨芬的反悔,导致双方矛盾再次恶化,两人通过电话、短信激烈争吵、不择言辞地互相辱骂。骂战持续大半年后,张哪家医院能够治疗儿童癫痫病凯再也无法忍受了,他决定走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2011年2月16日,张凯来到鼓楼区法院起诉离婚。在向法院提交的长达4页的起诉书中,他陈述了与被告杨芬相识并发生关系的经过,并指杨芬为达到结婚的目的不择手段,“被告故意把受孕期说成安全期,导致原告在一时冲动下不设防并中招。被告怀孕后,原告好言相劝要她处理掉孩子,但被告一次次出尔反尔,欲用肚子里的孩子逼原告与她登记结婚。被告执意生下孩子后,原告为给孩子一个合法的身份,违心地与被告办理了结婚登记,但孩子上完户口后,被告却不信守承诺,拒不协议离婚。如今孩子已满周岁,原告在忍无可忍之下,决定提起诉讼,了结这有名无实的、被被告设局绑架的婚姻。”在起诉书的最后,张凯还特别提到:“被告是个有文化、有身份的人,她明知强扭的瓜不甜,却非要强扭;明知捆绑不成夫妻,却非要用怀孕、生子来牢牢捆绑。被告的所作所为,是任何一个有独立人格的男人所不能承受的。”

  接到法院的应诉通知和相关法律文书后,杨芬根本不认可张凯在起诉书中对她的指控。她称:“发生关系是原告主动的。被告怀孕后,原告不仅不同情体贴,而且欲迫使被告打掉孩子后再一脚踢开被告。期望落空后,原告为不使自己的仕途和声誉受影响,自愿和被告登记结婚。原告作为国家公务人员,理应在婚姻恋爱上持慎重态度,敢作敢当,而不应该把恋爱当做玩弄女性的跳板。”

  截止发稿时,案件仍在审理中。然而,此案不管结局如何,张凯、杨芬注定都是输家,因为即使两人分道扬镳,这段经历及结婚生子的事实,也将严重影响两人今后的人生道路:杨芬作为一个年轻的单身母亲,未来的压力可想而知;而张凯作为孩子的亲生父亲,要想彻底摆脱杨芬母子的纠缠也绝非易事。在这起纠纷中,最大的受害人当属无辜的孩子——这个被母亲当做逼婚“武器”,被父亲视为“麻烦”的孩子,未来命运如何,着实令人担忧。

  如今,“剩男”“剩女”已经成为一个日益突出的社会现象,各方面的压力促使这些大龄青年把结婚当成人生的头等大事。因为这种焦灼的“恨嫁”心理,有人降低标准,草草找一个对象了事;有人不顾彼此是否合适,是否有感情基础,就抱着完成“任务”的心态仓促结婚;更有人抛弃人格尊严、甚至无视道德法律,不择手段地逼婚。杨芬失败的婚姻告诉我们,婚姻绝非一张结婚证就可以保障,任何冲动的、非理性的选择都会给未来的生活埋下祸根。在这里,我们要提醒天下所有大龄未婚男女青年,“急嫁”有风险,结婚需谨慎!即使被“剩”下来,也要理智对待择偶和婚姻!

上一篇:“回首向来萧瑟处 也无风雨也无晴。”苏轼《定风波》原文翻译与赏析诗词名句

下一篇:“兵卫森画戟,燕寝凝清香。”韦应物《郡斋雨中与诸文士燕集》原文翻译与赏析诗词名句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