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梦中路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有声文学网

中路

我是在一九七六年离开那里的,到如今已经整整三十八年了。其实,我在那里只住了短短的六年,这段,在我一生中所占的时间还不到十分之一。就是这短短的六年,却给我这一生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记。那人、那事、那山、那水,时刻在梦中浮现。有的梦,甚至苦苦折磨了我几十年。人到中年,总会时不时地起那些往事,有的激动,有的心酸。也早就知道,现在那里早已空无一人。的房屋,现在可能连残垣断壁也难觅踪影。但是,多来,在冥冥中好像有一种声音,在时刻提醒:你应该抽时间回去看看。在空间里,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拽着我的在使劲往那里拉。有两种声音在心里反复争斗着:一种声音说:那里早就没人了,你还去看什么?另一种声音说:就是看看那里的山和水,再重走一回梦中的那条小路,重温一下过去的也好啊!我此时的,仿佛一个贪吃的,想吃一种美食,而一时又吃不着,馋得直流口水那样。这种感觉我想大家都不陌生。有位文友说过:不应留有遗憾!于是我一狠心,终于挤出时间,于二零一四年八月的一天,又重走了一回梦中的那条小路,也算是对几十年来的魂牵梦绕一个答复。

住的地方叫杏条沟,东南西三面全是高山峻岭,惟有北面开阔一些,却被一座水库堵得严严实实。生产队的牛车外出要绕到水库上游,翻山越岭多走十几里路才能出去。空手人外出,只好走挂在水库东山坡上的一条蜿蜒崎岖的蛇形小路。那山坡足有七八十度,行路的艰难险阻可想而知。没走过的人是万不敢走的。不过,杏条沟的人,不论是春秋,白天晚上,刮风下,却是行走如飞,如履平地。就好似杂技演员演惊险的杂技动作,演得次数多了,也就不觉得怎样了。

我在于家卜前街下了客车,去以前的老邻居家借了一把镰刀。早就听说那里的“路”很难走了,所以,借把镰刀准备路上用。当邻居知道了我的意图后,觉得非常好笑。那里早就没人了,还有什么可看的?再说,经过去年8.16那场洪水的冲刷,那条“路”早就没形了,根本就走不了人,反复劝我不要去了。实在要去,骑车绕道水库上游,还好走一些。我婉拒了邻居的好意后独自上路了。( 网:www.sanwen.net )

于家卜水库,是当年杏条沟人外出的必经之处,也是我在梦中经常出现的地方。有几次梦见那座小水电站没有了。如今来到了它的面前,房舍还是以前那个老样子,只是比以前更旧了,隔着窗户看见里面的水轮发电机,也和以前不一样了。边上的变电站也比以前小了。给人一种好像是没人管理的感觉。东山根的涵洞里,库水还在汹涌地往外奔腾着。早就听说,下游七八十里的水田都要用这座水库的水。看来水库的作用还是很大的。

和以前不一样的是,如今,在高大的坝坡上,修了一条直通坝顶的水泥台阶。我顺着台阶登上了坝顶,眼前出现了一片不太广阔的碧绿的水面。啊!这就是经常在梦里和我相伴的于家卜水库。以前,在杏条沟居住的时候,特别是,冰面冻得很厚,人和车都可以在冰上行走。因此,就有了以后的梦里,也在冰上行走得画面。

春天,冰融化了,冰上的水没过鞋帮,我心惊担颤地走在上面,冰纹咔咔地炸裂着,我在飘荡的浮冰上,像一头的北极熊那样蹦来跳去。生怕那一步走不好,掉进水里去。听说,以前有一家送亲的马车,为了图近路,就是这样掉进水库里的。还有送公粮的汽车,也是为走近道,呼哈一下子落进水里的。一阵紧张,我从梦里醒来,身上出了一层冷汗。

有时梦见天旱,水库干了,只剩下不多的水,也不知那些鱼都跑哪里去了。如今,面对着不算宽阔的水面,心里不免忧心忡忡!八月份正是水稻灌浆的季节,这点水能够灌溉下面那么多的水田吗?如果不够,老百姓的收成就要成问题。

在大坝的东头,当老年癫痫患者的平均寿命年那里是一间小屋子,里面有一座放水的闸门,两根直通闸门的铁管子深深地伸进水里。只有旱天的时候,才能看见闸门的面貌,一个用很密实的铁丝网做成的笼子扣在那里,防止鱼和杂物进入隧道里。如今,当年那座小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小亭子坐在那里。亭里坐着一位十八九岁的,面对着远山绿水,手托下巴,神色凝重,似有心思。我不禁心生好奇,这年龄的女孩子,正值年少,正是天真活泼,憧憬无限之时,为啥面色这般凝重?我小心与之交谈,方知她是于家卜人,是大学生,放假在家无事,出来散心,正在欣赏远山的风格。我这才放心前行,真正踏上了梦中出现无数次的那条小路。

这条小路,当年杏条沟的人不论白天黑,刮风下雨都是行走如飞。自从一九七六年,杏条沟的人都迁出以后,就很少有人走。加上去年8.16那场洪水,多处塌方,小路早已失去了原来的模样。我顺着中的小路艰难的前行。时而四肢幷用,时而蹲着往下蹭,时儿拽着树枝树根往前挪,时而蹬岩石蹦跳跨越。下面就是被水冲刷得犬牙交错的碎石,巨浪在风的怂恿下,一阵阵的往我脚下扑。不时扬起一朵朵浪花,舔舐着我那因颤抖而站不稳的脚。多年不走这样的路了,今天再走,全然没有了当年那种镇定自诺,两条腿也不停地颤抖着,生怕那一步走不稳就会滑落下去。这就是三十八年来,时刻出现在梦中的那条小路,此时竟是如此的难走,吓得我心惊肉跳,魂飞魄散。我真有点刚才没听老邻居的劝告。事到如今,也只好硬着头皮往前闯了!再往前走了一段,便来到一处有三四米长,比较平坦的路段,此处离水面也就一尺那样。在我写的第一篇长篇《梨花雨》中也提到了这段小路。金凤被迫嫁的那个彪子,醉酒后就是在这里栽到水里淹死的。在小说里,我记得此处有一块扣着的馒头石,彪子就是被那块馒头石绊了一下,才栽到水里的。如今,我站在此处,寻找着那块石头,内心翻腾,这条线路寄寓了我多少情思,给我留下了多少的回忆。

记得我刚参加时,是在于家卜小学。每天下班走在这条小路上时,总是远远的望见一个高年级的,走在前边的小路上时隐时现。那个女生个头很高,长得也很漂亮。每次一见到她,我心里就很激动。只是碍于自己是老师,她还是一个四五年级的学生而无法启齿。每次下班后,我都加快脚步,希望能撵上她,不为别的,就是和她在一起走一段路,心里也会很的!可是,学生放学的时间要比老师早一小时,她就是扫完了地,再慢腾腾地走,也会落得我好远。无论我的步子再快,也只能是远远地搭着她的一个背影,若隐若现的消失在我无限怅惘的视线里。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产生好感,却又是那么不切实际。

在水库南面的背坡处,有一条很深的大沟,里面长满了高大的树木。有一回在上学的途中路过此处时,忽然,远处树枝上一只奇特的小吸引了我。古人云:百鸟朝凤,凤是百鸟之王,不但长得漂亮无比,还能给人带来吉祥。我看见的那只鸟个头不大,满身红黄绿相间的羽毛,好看的尾巴有半尺多长,长得很是漂亮!这是我来东北后见过最美丽的一只鸟。当我驻足仔细端详它时,它却害羞似的急忙飞入树丛里不见了。放学后,我去它出现的地方寻过几次,一直没见踪影。以后,每当我路过此处时,都故意放慢了脚步,希望奇迹再现。结果是再也没见过它,只给我留下了无限的思念。几十年来,它那靓丽的身姿,反复在我脑海里飞翔。到后来,我渐渐地有点恨它:你就出现那么一次,就把我的魂勾走了,给我留下的却是无限的思念。有时我都想:是不是哪个妖女有意出来晃我一下,是不是哪个鬼精灵故意出来现身?或许是世上真有凤凰,我要是真见到了凤凰,那能预示着什么呢?是不是真能给我带来好运?可惜的是,到现在我也没遇着什么好运。也就是说,我看见的那只小鸟也不是凤凰,只能是一只普通的小鸟而已。

在水库正南的山坡上,有一条面朝西北的沟。沟沿的小路边上,顺着山坡有三间小房,东头住着一位解放初期参加工作的老干部,名字叫陆丙杰。我最开儿童癫痫病治疗有哪些方法始了解他,是在一九六七年的大革命,打倒所有走资派的时期。他当时是于家卜村的一个老干部,在当时的形势下,也是在劫难逃。记得在大队部的院子里贴满了大字报,有人把他画成了漫画的形式:一个鹅蛋大的脑袋,比脸盆还大的肚子,肚子上写着“一肚子坏水”。当时看了,也就是一笑了之。在那黑白不分,是非不明的时期,无论哪个老干部,都好不哪去。当时,陆丙杰这个名字,就在我头脑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没想到,几年以后,我俩又遇在了一起,逐渐成了忘年之交。

我家第二次闯东北,就落在了偏僻的杏条沟。无儿无女的陆丙杰,老年后就住在水库南山坡上这座小屋里。我每天上下学都要路过这里。每当遇见陆老爷子,我都是微笑着打个招呼。这样一来二去也就逐渐熟悉了,有时放学路过此处时,看见陆老爷子在院子里的树下喝茶,他就热情地招呼我。我也就不客气地坐下陪老爷子喝上几杯。陆老爷子毕竟是当过多年干部的人,说话很有水平,思想意识紧跟形势。对待事物,可以说是站的高,看得远。接人待物风度不俗,气质不凡。老人记忆力很好,虽然没多少文化,谈古论今,事理通晓。因此深深地吸引了我,有时吃完晚饭也跑几里路去听他谈天说地。

陆老爷子是一名党员,虽然退休在家,但也时时处处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平时的言谈话语中,不时地向我灌输党的知识,时刻教育我,人应该积极靠近党组织。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才产生了要加组织的。陆老爷子是我第一个入党的培养人。当时,陆老爷子对我是抱有极大希望的。从他的言谈话语中,可以清晰地听出来,他希望在自己的晚年,能为党培养出一个“王洪文”式的人物,也好给自己的生平一个圆满的“盖棺定论”。日后见到马克思也不至于脸红。可惜我这个人,生来就没有当官的志向。在这一点上,我是辜负了老爷子一片好意了。在一九七六年二月八日,我入党宣誓时,陆老爷子因为年事已高,没能当上我的入党介绍人。

老爷子是哪一年去世的,我已记不得了。只是在回家路过他的墓地时,偶尔在他的坟前默哀几分钟。有时也在他多年没人祭奠的坟前烧上几捆烧纸。在心里默念一番:老爷子,我虽没成为你所希望的人物,但我也正在积极地为党的事业奋斗着,并没有辜负您的一片好意。如今,当我再次来到陆老爷子当年的住处时,面前只是一条深深的水沟横在那里,当年小屋的残垣断壁早已没了踪影,一切的一切,只漂浮在依稀的记忆中。

我是在一九七四年参加工作的。不久,就被组织上分配回到杏条沟和东面的油浆沟,从事巡回教学。每天,我背着一个大毛算盘,一个书包,一根学生跳绳的绳子,上午在杏条沟,中午吃完饭,再翻山越岭去油浆沟。早上,我和生产队的社员一起上班,晚上再和社员一起下班。的傍晚,站在山顶上,目送着火红的坠落西山后,看看表,正好是七点半。中午,我走在高高的山顶上,火辣辣的太阳对我格外亲近,好像要把所有的光芒,都要倾泻到我身上似的。没有伞,也没有草帽,汗水哗哗的,湿透的背心帖在后背上难受极了。下午更气人,单挑你要下班的时候下雨。我只好挽起裤腿,手拿一根木棍,扒拉着草棵子,艰难地爬行在山岭上。没有雨伞也没有雨衣,雨点更是欺侮你,单挑大的雨点往你身上打。打你的脸还不解气,还使劲掫起你的衣服,往你的皮肉上打。没等到家,早已成了落汤鸡。衣服湿了还不要紧,备课笔记和教科书也都湿透了,字迹模糊得看不出来。最难熬的就是冬天:一阵阵的西北风,像饿狼似的嚎叫着,一个劲地往你身上扑。下雪天,西北风卷着雪花漫天飞舞,那些被冻僵了的雪花,也想找个背风的地方暖和暖和。不是往你脸上贴,就是使劲往你脖领子里钻。细小的雪粒像沙子,打得眼睛都睁不开。脚下是一尺多厚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跐溜跐溜地往前走,一不小心,就会掉进雪坑里。为了战胜严寒,为了鼓舞自己的士气,我尽量学习一些革命人物,迎风冒雪的英雄事迹,学唱京剧样板戏里的几支唱段:朔风吹,林涛吼,峡谷震荡。望飞雪漫天舞,巍巍丛山披银装,好一陕西好的癫痫病医院,这里治疗靠谱派北国风光!••••••

乱云飞,松涛吼,群山奔涌。枪声急,军情紧,肩头压力重千斤,团团烈火烧我心••••••

油浆沟的教学点,是在生产队的队部,炕上、地下、外屋,三个班级十几个学生。每天给学生上课时,社员们就在一边听。当时我二十多岁,和生产队那些们混得都很熟悉。队里的青年在场院里树了一个篮球架,一有时间,一群男女青年就在那里玩篮球。我生性好静,对体育活动不甚好。看人家玩球很有意思,也就时而下场玩一会。当时我的个头也就一米七那样,有的女青年就说:初老师一下场,球就没别人的了。我听了此话,也心知肚明自己没那个能耐,分明是在恭维我,也就没往心里去。

一天晚上,准备写备课笔记,发现书包里多了一本蓝色塑料皮的笔记本。这会是谁放在我书包里的呢?难道说有人要栽赃我吗?不能啊!我在那里也没得罪过谁呀!随手翻开一看,扉页上用钢笔写着不太工整的四句所谓的诗,充满了对我的喜爱之情。我心里一阵激动,这分明是在向我表示情意。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女孩子的礼物,从此就情不自禁地坠入了爱河。这是我第一次恋爱,虽然说我俩没能迈入的殿堂,但是,这份真挚而又美好的恋情,在我心里一直保存了几十年,她的影子经常在梦中出现。在梦里,也知道她早已成了别人之妻,可又多次梦见和她在一起的情景。这也是今天为啥要重走“梦中路”的一个主要原因。

我好不容易走完了水库东山坡上的那条小路。费事巴力地来到了过去工作过的油浆沟,在那里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如今的油浆沟,早已不是记忆中的那个地方了,可以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的房屋没有了,全是新房大院,有几家院子里还停着小汽车。过去的老人多数还都认识。更巧的是,正好遇见了当年的堡垒户赵国良大哥。我在这里教学时,经常在他家吃饭。这回遇见格外亲切,放下手里的活,陪着我。告诉我这是谁家,那是谁家。当年的教学点也早已成了个人家的住户。我又走访了几位老社员。特别是老会计侯永文,无论我怎么说,他也想不起我是谁。也难怪,八十三了,一个人过,整天和酒壶摔跟头,说话都不清楚了。

中午饭是在赵国良大哥家吃的。大嫂对我更是热情,今天破例,坐在一边陪我对饮。不觉之间,三人都是两杯下肚,反倒没有醉酒的感觉,看来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

下午四点,我辞别了国良大哥的百般挽留,继续行走我的“梦中路”。从油浆沟到杏条沟,中间隔着一道高山。当年我来回走的那条小路,现在早已没影了,不是玉米地,就是树林子。当年,在这条线路上,刻下了多少难以忘怀的记忆。如今,人老了,路没了,过去的一切都漂浮在梦中。曾几何时,那位恋人在这条小路上,脉脉含情恋恋不舍地相送,留下了多少深情厚意的话语,留下了多少情深意笃的思念。

在西山顶上,现在是一片高大的松树林。在林中,我凭着记忆,仔细寻找当年那条,刻下无限美好记忆小路的痕迹。我清楚地记得,在此不远处,有一块大平板石。如果不出意外,它应该还在。啊!找到了,它还和当年那样,静静地卧在那里,好像在等着我的到来。当年,有多少次,我俩就是坐在上面,憧憬着未来。我清楚地记得:在一个寒冷冬天的,她一直送我到这里。我俩就坐在这块冰凉的石板上,我的黑大衣披在两人的身上。夜晚的西北风嗖嗖地刮着,两颗年轻滚烫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畅想着未来。我记得,她只有小学三年级的文化,这对以后的和工作肯定是有影响的。我曾幻想着要送她去中学读书,日后也好找个工作。还有一回,也是一个寒冷冬天的夜晚,我俩也是坐在此处交谈。忽然,她的出现在面前!还好,我俩并没有其他的动作。所以,我也就没害怕。因为,这事情她母亲是知道的,而且也不反对。她母亲只是说:希望在我俩结婚以前,千万不要弄出别的事情来。这话的意思我明白。那个时代,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政治口号喊得特别响。特别是年轻人,事事都要以革命者的标准要求自己。儿癫痫什么是大发作?女情长,都被视为资产阶级的情调。所以,我俩相处了二年,互相之间连手都没摸过,更别说其他的事情了。

在树林子里,顺着记忆中大体的方向,好歹摸索到了以前住的地方。变化太大了,四周全是树。以前吃水的井泉,现在是一片泥水塘。周围有很多的牛蹄印,周边的松树有一抱多粗。原来住的房子,连一块石头也没有了。四周栽了那么多的果树,也不知去向。

站在当年的院子里,环顾四周,触景生情。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记得当年,不知是谁给了一只雷管,我把它用牛皮纸抱着,塞在后窗户上的缝隙里。第二年春天,在房后刨地准备种黄瓜,却从土里刨出了那只雷管。幸运的是,镐头没碰到它。当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碰到它,情况就不是今天这样了,很可能早就成了残废。如今想起来,还有点后怕!

以前在这里住的时候,生活很困难,很少吃着鱼肉。有一回放学回来路过水库,水库的管理人员对我说,还剩几条鱼,你要不要。那个年代,水库里打出的鱼,是要给公社留着的,还要照顾各个关系户。老百姓想吃鱼,干脆没门,连想也别想。今天我能遇着这机会,简直是喜从天降!买了两条,回家炖上。那个时候的老百姓,不知道做菜的调味品是什么东西。做菜时顶多搁点盐和花椒就不错了。那天的鱼,炖得格外鲜,仿佛是第一次尝到这么鲜鱼汤,那种美味至今还漂浮在记忆里。后来,我突发奇想,离水库这么近,吃鱼应该不成问题。于是我就买了一些鱼钩,挂上鱼食,在傍晚时分,来到水库边上,把鱼钩拴在水里的柳条棵子上。看着成群的大鱼,在水里翻滚着,嬉戏着,我想,明早晨钓几条大鱼应该不成问题。第二天,刚蒙蒙亮,我就跑到水库边上,起出昨晚下的鱼钩。眼前的情景使我大失所望,鱼钩上的耳食没有了,几个干巴的鱼钩挂在那里,懊丧地低着头。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我继续坚持着,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天早上,我又早早地来到了水边,起出鱼钩,一条大鲤子被吊住了。这是我下夜钩以来惟一的收获。

鱼在七月份是往上走,八月份是往下走。,一场洪水过后,早晨我早早地起来,跑到河边,远远地看见好几条大鱼,躺在河边的沙滩上,露着雪白的肚皮,仿佛在焦急地着我。

还有一次,早晨上学时,路过水库西头的溢洪道,正赶上这几天连着下雨,溢洪道里的水从坝顶上往下淌。成群的鱼也随着水流,从溢洪道的坝顶上往下滚。水不深,也就二寸那样,鱼没法游,只好顺着水往下滚。当时,我和油浆沟的赵国柱,也没顾得多想,纵身跳下两米多深得溢洪道。因为惯性,跳下去后,裤腿在膝盖处挣开了一条大口子。我俩全然顾不了这些,奋力地朝着鱼群跑去。鱼刚从坝顶上滚下来,劲头还是不小的,怎么也捉不住,跑了不少。最后,我俩跑到下游,等着鱼的到来。鱼在溢洪道里滚了一段时间,到了下面,就没劲了,我俩顺手捡起来撇到上面。那天,我俩每人分了八条大鲢鱼,送回家再到学校已经十点多了。

杏条沟,由于地处偏僻,交通不便,在生产队时期,生产极为落后,一连好几年,分值都是八分钱,正好买一张邮票钱。家家户户欠队里的钱。老百姓的生活非常困难。在一九七五年,油浆沟扯上了电,家家户户灯火通明。仅一岭之隔的杏条沟就不行。一是生产队太穷,拿不出钱。二是老百姓住得太分散,九沟十八岔,实在是没法。这种情况下,我觉得这里实在是没啥发展的,就决定搬家。上级对这个落后的地方也是没辙,借此机会,干脆就把杏条沟拆散了。能投亲的投亲,能靠友的靠友,实在不行的,就分配给其他几个生产队。杏条沟的人,也都看破了红尘,认清了形势,撇下了几代人创下的家业,各奔他乡。

这几年,我也遇见几个以前在杏条沟的老邻居,从他们的言谈话语中透漏出对杏条沟的留恋。他们觉得,按当今的政策,要是还在那里,日子肯定会挺好的。是啊!世上的人,又有几人不呢?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点亮我的春天_散文网

下一篇:想走在靠文字小康的路上(一)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